「天啟四騎士」預言:最后一個代表死亡,即末日審判

世界末日真要到來了嗎?先是席卷全球的疫情,再到局部戰爭,還有來年不可避免的糧食危機·······這一切似乎都與圣經中「天啟四騎士」預言一一對應,而妳知道嗎?最后一個騎士代表死亡,即末日審判。

白馬騎士—瘟疫

天啟四騎士的預言來自圣經的末章,最先出現的是騎著白色戰馬的白馬騎士,手持弓箭可以帶來瘟疫,似乎可以對應上,這場不知還要持續多久的全球新冠疫情,現在就已經造成620萬人的死亡,這個數字其實相當保守,而新冠的后遺癥才被慢慢揭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今猴痘也呈全球之勢。全球變暖,極地億萬年前的冰川融化,那些「史前病毒」更像是懸在頭頂的「達摩克里斯之劍」,讓我們不禁想起數年前,造成人類上億人死亡的各種細菌、病毒的大流行。

紅馬騎士—戰爭

隨后第二個封印打開,奔赴而來的是紅馬騎士,象征鮮血四濺的紅色,正是戰爭的代表,大毛和二毛的矛盾在多方勢力的影響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開啟,到現在還沒有結束,而此時整個地球的戰火可不止一處,雖然戰爭伴隨著人類的發展從未停息,但不得不說這場爭端肯定會引發一系列反應,畢竟斐迪南大公夫婦在薩拉熱窩遇刺時,誰會知道這將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索呢。妳是否想過,戰爭也不局限于戰場,隱藏在長槍大炮背后的貿易戰、輿論戰、金融戰,縱使沒有硝煙,其慘烈程度,大家都能有所耳聞。

代表瘟疫、戰爭、饑荒和死亡的四騎士似乎已經依次降臨。如今已是地球村的人類,這一次恐怕不再是一朝一國的命運。

黑馬騎士—饑荒

如今,第三個騎士已經出發在路上了,那就是代表饑荒的黑馬騎士,年初,聯合國就不止一次發出「糧食危機」的警告,緊隨戰爭之后,災荒年的出現幾乎成為必然,古今中外饑荒這種事也不止一次出現在人類歷史長河中,歷史上埃及開羅幾乎每代人都經歷過饑荒,愛爾蘭大饑荒全國餓死四分之一人口,連「強大如斯」的美國,1930的大饑荒也至少餓死了800萬人········所以,明后年各國糧食儲備,可能面臨更嚴峻的考驗,一個國家可能會因為小小的米粒引發動蕩,走向國家破產的境地。

黑色騎士—死亡

而最后一個灰色騎士,是唯一有名字的騎士,就叫做「死亡」,啟示錄特別強調他擁有神權,可以運用前面三個騎士的所有能力,「天堂無門,地獄召來」。天啟四騎士源于西方,在他們的意識中,末日審判總有一種束手無策的即視感。不過天啟四騎士的出現,也代表文明的輪回開始。

背后的邪惡「山羊」

在《啟示錄》中,天啟四騎士不過是執行者,而打開封印,放出四騎士的卻是一只長著七個角,七只眼,滿身鮮血的羔羊。羔羊作為惡魔的代表出現得非常早,惡魔力量強大,可以賦予人類想要的各種榮華富貴,這其實是公平的交易,只要將靈魂給予惡魔山羊,他就會為信奉者賜予一切,所以有些信奉山羊形象的信徒,可以做出活人獻祭,近親結合等舉動。而信奉者集中在高加索山脈附近,自稱「可薩人」,他們分散在世界各地,甚至占據一些大國的重要職位。

打開封印依次放出「天啟四騎士」的羔羊,也是一系列災難的罪魁禍首。妳們覺得誰更有這樣的動力?誰具備這樣的能力?

惡魔羔羊會是誰?

沒有無緣無故的猜想,巧合多了自然就成了陰謀。新冠疫情發生前的同年夏天,美國電子煙肺炎幾乎和後來新冠癥狀極其相似,幾乎同時間,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緊急關閉,這多少有點「欲蓋彌彰」的意思。還有在二毛家曝光出來的美國生物實驗室,更是冰山一角,人們才知道原來有那麼多病毒實驗室做著不可描述的事。無獨有偶,美國實驗室的猴子,交通事故逃走四個月后,猴痘疫情出現。每一件事的發生都有順理成章的時間線,不能怪網友們多想吧。

第二個封印打開時,山羊更是「把權柄給了騎士」,成為戰爭爆發的背后推手。在北方這場軍事對抗爆發前,是誰天天拍著手叫著「打起來」「打起來」,連發動日期都給制定好了,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而用糧食作為武器的好手正是美國,隊長舉幾個例子,上世紀六十年代印度爆發饑荒,美國三次限制糧食出口,以此逼迫印度支持美國入侵越南。1994年幫助海地獲得政權后,掌握海地農業,2008年糧食危機,海地人們餓得都吃真正的「土餅」了。阿根廷曾是糧食自足的國家,美國用大豆擊潰當地種植結構,隨后守著良田草原的阿根廷成為糧食進口大國,鷹醬當選新時代的「黑馬騎士」,絕對當之無愧。

天啟四騎士的故事,最后寓意是新秩序的建立,西方人總是寄希望于「大羅神仙」能拯救人類于水火之中,也許只有不懼鬼神的種花家,更擅長扎扎實實的抗疫、呼吁對話、為妳鋪路,帶妳致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