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強行改造身體,只為滿足一己私欲!人類或許是地球最殘忍的生物

眼前這頭一身腱子肉的比利時藍牛,是人類「弱肉強食」的極致體現。一生剖宮產十幾次的基因變異產物,茶杯犬一種不存在的犬種,終其一生都無法享受正常狗狗的權利,還有那些被迫「脂肪肝」的大鵝們,如果死亡時必然終點,也不過承受那些不必要的傷害。

比利時藍牛--牛魔王

比利時藍牛,真正的「牛魔王」,輕松擁有人類夢寐以求的一身腱子肉,公牛最大可以長到3噸,瘦肉占到70%,脂肪只有9%,這體脂比使得它們看起來像個「科學怪獸」,看上去肌肉輪廓十分清晰的「健美先生」,既沒有被注射激素,也不是基因改造,它們的出現源于一次偶然的雜交,意外出現了一種,體內天生缺少「肌肉生長抑制素」的蛋白質基因,這使得比利時藍牛無法控制肌肉的生長,一天就可以增重3斤。這種生理缺陷,卻成為人類美食的「至寶」,比利時藍牛有早熟、生長速度快、膽固醇含量低等特點,該品種一出現,就備受追捧,所以人類開始精心培育它們的后代,但不是每一只比利時藍牛都存在這種基因缺陷,市場需求量那麼大怎麼辦?采取定向繁殖,多生就可以了。

雖然比利時藍牛看上去異常強壯,但徒有外表,它們其實沒什麼力氣,連走路多了都會導致骨骼和韌帶受損,母牛就更慘了,本身懷孕就困難,小牛崽在肚子里也是異常龐大,而母牛盆骨狹小,絕無可能順產,所以比利時母牛只能采取剖宮產進行分娩,這一生甚至會進行十幾次剖宮產手術。而出生的小牛也伴隨著先天性缺陷,大舌頭、骨骼、關節類疾病伴隨終生,當然這個終生也不是很久,比利時藍牛的屠宰率都在70%以上。

看著眼前的茶杯犬,妳是否覺得它十分的可愛?如果隊長告訴妳,這樣的犬種的形成,多半是從母體中提前剖宮產生的,還覺得它們可愛嗎?

茶杯犬---畸形審美

茶杯犬從來不是一種犬種的名字,是一種身材短小,小到可以放到茶杯或者口袋里的微型犬的通稱,茶杯犬的界定還有嚴格的標準,體型要小于20厘米,體重地獄1.8千克才能叫做「茶杯犬」,可以追溯到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美國,本來作為基因缺陷,應該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但是因為人類獨特的審美,缺陷成「完美」。

我們以為茶杯犬不過是狗中「侏儒」的定向培育后代,真相卻如此殘忍,哪有那麼多「侏儒」狗狗?幾乎每個茶杯犬的父母都是正常的狗狗。是人類在狗狗胚胎尚未發育成熟,就強行從母體剖腹產取出小狗的胚胎,一次進食幾粒狗糧,飲食上也就維持在餓不死的狀態下,更過分的是商家還要給幼崽注射縮小針,有的干脆喂幼崽吃減肥藥,就是這樣培育出來的「茶杯犬」。

很多幼崽狗狗在這個過程中死亡,哪怕活下來的比例只有六成,相對于高昂的茶杯犬價格,這也是穩賺不賠的買賣。即使存活下來的狗狗生命也必然不會長久。它們幾乎都有低血糖、心臟疾病、呼吸、消化道等各種疾病,60厘米的床上掉下來都會骨折,半夜上個廁所都要擔心踩死它們,與此同時,它們無法像真正的狗狗那樣,自由奔跑游戲,發展社交,呆在不屬于它的口袋中、茶杯中,拍攝一張張虛偽的照片。只要它們足夠迷妳,足夠可愛,健康根本不在考慮范圍。只要是真正愛狗的人,恐怕沒有人會喜歡這類狗。

妳吃過法國鵝肝嗎?碩大的肝臟背后,其實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罪惡。人類懼怕「脂肪肝」,卻熱衷于給鵝鴨進行「填鴨式喂養」,搞大它們的肝臟,因為那可以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欲。

鵝肝--美味的「脂肪肝」

雖說鵝肝是法國頂級美食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最早發現這種美味的是古埃及人,他們發現每到野鵝遷徙的時候,為了儲備體能,野鵝就會大量進食,這個時候殺鵝可以得到肥厚的鵝肝,美味無比,後來傳到了羅馬,又來到了歐洲,被路易十六品嘗之后,直接成為法國菜肴里的「國菜」。

因為需求量太大,我們吃得很多鵝肝其實也有鴨肝,為了讓肝臟快速變得肥美,早就形成了流水線作業,鵝鴨先是正常養到三個月后,就會被關在跟自己體型差不多的籠子里,這樣可以限制活動,方便養「肝」,工人會使用二三十厘米的管子,直接將大量谷物類飼料灌入它們口中,每天早中晚強制進食三次,超過正常進食量的五倍,就這樣這頓來不及消化,就進行下一頓的灌喂,

持續半個月「填鴨式」的喂養,「脂肪肝」就形成了,鵝肝鴨肝會迅速膨脹到正常的十倍,重量平均可以達到600-900克左右,肝臟越大,就有越多的油花,也就越美味,即使取出了「撐破」的肝臟,沒關系,還可以制作成價格不菲的鵝肝醬。

有人說這些動物早晚都會殺了吃肉,有本事別吃!但是不管是為了自己那點可有可無的[生·理·需·求],還是心理需求,人類卻是把「地球主宰」做到了極致。所以才有那麼多短片去試圖啟發人類,如果現在統治地球的是另一種生物,我們該是何種處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