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應該感激美國?美國歷史上多次援助,我們應該保持什麼態度?

美國網友提問:「我們曾經多次幫助過中國,為什麼中國人并不感激美國?」幫助是真的有過幫助,只不過作為昂撒人,嘴上全是主義,其實都是利益,大家心知肚明,既然他們這樣問了,隊長只好扒扒這鷹醬的底褲,大家也來評價一番。

一戰期間的「幫助」

一戰期間,作為八國聯軍之一的美國,用大炮轟開了紫禁城的第二道門,那個時候美國在世界頭部列強眼中,不過是個弟中弟,跟著大哥喝點湯的角色,戰后庚子年,我們簽署了喪權辱國的《辛丑條約》,其中賠款有4.5億兩白銀, 表面上:美國主動減免金額,退回了部分賠款。 實際上:不是他們大度,而是當時國際市場銀價下跌,金價節節攀升,美國到手的白銀貶值得厲害,雖然減免,是美國出于自身利益主動提出,但是中間也是多次扯皮,并不是好善樂施。

而且退回的賠款附加要求,必須用于教育層面, 表面上:此后幾十年培養了一大批接受美國先進文化和技術的中國年輕人,還在國內創辦了12所教會大學,赫赫有名的燕京大學就是在美國的幫助下建立的,司徒雷登作為校長先后積極籌款250萬美元。 實際上:伊利諾伊大學校長跟羅斯福總統表述過真實意圖,「哪個國家教育出一代中國青年,哪一個國家就會在精神和商業獲得巨大的回報」,他們本意就是想用最巧妙最省力的方式操縱中國未來潛在領袖型人才,現在看來,也確實達到了一定效果。

此后,美國還幫助我們建立了北京協和醫學院,為中國現代醫學體系打下了基礎,所以老一輩的知識分子對美國有別樣的情感,我們也能理解。只不過生意就是生意,冠冕堂皇,夸大其詞就大可不必了。

美國確實幫助過中國,而且不止一次,現在的年輕國人卻越來越不喜歡美國,那是因為現代年輕人真是「心如明鏡」。

二戰期間的「幫助」

表面上:美國資助國民政府對抗日本侵略者,并且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后,美國參戰,不遺余力地進行軍事和經濟的援助,經濟上援助了至少15億美元,包括用于戰后重建,還有一天就損失飛機15架,才開辟出來的駝峰航線,總共有3000多名美國空軍犧牲在了喜馬拉雅山脈。這一切都為抗戰勝利提供了幫助,我們不會忘記。

但實際上:早在二戰前,美國作為中立國,兩邊倒騰著買賣軍火,就是一位隔岸觀火的「吃瓜群眾」, 等法國高舉白旗,英國茍延殘喘,羅斯福賣給丘吉爾軍火的時候,美國也不會得罪另一個大客戶,那就是發動侵華戰爭的小日子,從1931年到1941年珍珠港事件發生前,這十年,美國一半以上的軍用物資是賣給日本的。那十年美國也就給了國民政府1.7億貸款,而且代價非常昂貴,所以大部分貸款是在太平洋戰場爆發之后,在隊長看來,沒鷹醬賣武器給腳盆雞,就腳盆雞家的那點軍事產能,說不定抗戰能結束的更早。

後來,要不是腳盆雞腦子抽風,得了妄想癥,嚴重侵害美國利益。美國還會繼續左右逢源下去。援助也好,航線也罷,更多的目的是給種花家打雞血,可以拖住腳盆雞,甚至腳盆雞那一天6000度高溫炙熱體驗,一部分原因是由于珍珠港事件所受屈辱,必須予以「復仇」,所以國際主義精神這種東西,怎麼可能出現在強盜出身的昂撒人身上。等鷹醬在太平洋戰場反擊時,我們牽制了日本至少六成的軍事力量。如此看來,我們從來沒損害過鷹醬的利益,還多有幫助,他們更應該,感激我們才對。

美國曾經很喜歡中國,但就像渣男一樣,只不過是需要一位賢妻良母,為他洗衣做飯,所以只存在「蜜月期」,不存在「天長地久」。

近代的「援助」

二戰時,作為亞洲戰場付出代價最多的種花家,并沒有得到應有的國際地位認可。 表面上:二戰期間,在美國幾乎以一己之力的推薦下,我們才有了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席位, 但實際上:鷹醬不好直接承認這是為了遏制毛熊,就說各大洲得有個代表,中國也為反法西斯做出巨大貢獻,後來因為中華民國無法代表中國了,從1950年我們打算重返聯合國,美國從支持變成反對,還翻來覆去的制定「新規則」阻礙進展,要不是種花家後來跟毛熊交惡,美國還會繼續耍無賴,看看,妳來我往的都為了他自己罷了。

表面上:中美「蜜月期」,美國支持中國改革開放,也讓我們加入WTO。 實際上,毛熊倒下后,鷹醬雖然國際地位「一覽眾山小」了,但越南戰爭加上國內通貨膨脹等問題,種花家的巨大市場誰不眼饞。別忘了,這期間還發生了「90年代三大屈辱事件」。中國加入WTO,鷹醬也沒少使絆子,只不過鷹醬那會看歐洲更不順眼罷了,再就是「天佑種花家」,911了,中美也就順理成章的進入平穩期。

以史明鑒,以史為鏡,現在再看鷹醬這樣那樣的操作,也自然明白,所謂的「幫助」到底是幫助誰?

古人說得好,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競爭和生存本就是并蒂蓮,我們既會感謝美國曾經的種種幫助,也要明白這世界沒有「活菩薩」,真正能普渡民眾的只有自己的國家的「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