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道士討水喝,婦人讓他喝完快離開,道士:你丈夫早沒了

話說古時候在襄陽縣,有一個婦人姓何名月娥。月娥每次外出,村裡人見到她皆躲避,在背後稱其為「瘋女人」。一天,月娥將幾件衣服放到木盆。然後朝屋裡喊道:「相公,我去河邊洗衣服了。」一個聲音回道:「好,早去早回。」

月娥離開家門朝河邊走去,鄰居見到她紛紛避開。幾個頑皮孩童看見,大喊:「瘋女人又來了,大夥趕緊跑呀。」月娥卻是沒有理會,繼續走自己的路。月娥走遠後,村裡的幾個老人歎道:「真是一個癡情的女人,一個可憐的女人啊。」

過了三刻鐘,月娥從河邊洗衣服歸來。晾好了衣服後,開始做飯菜。沒過多久,就做好了幾盤小菜。月娥洗了兩副碗筷,喊道:「相公,飯菜做好了,吃飽了再讀書吧。」

「娘子,我讀完這一章再去吃飯。」

月娥勸說道:「相公,你已經讀了一上午了。先吃飯吧,別餓壞了身體。有個健康的身體,讀書才能事半功倍。」

「知道了,我來了。」

「娘子,你怎麼那麼不小心,把臉弄得跟小花貓一樣。來,為夫幫你擦一下。」

月娥道:「多謝相公,趕緊洗一下手吃飯吧。」月娥夾了一塊肉放到對面的碗上,說道:「相公,你讀書辛苦,吃塊肉補一補。」

「娘子,你吃吧。你操持家務更辛苦,更該補一補。」

月娥說道:「不,相公你讀書更辛苦,你吃吧。」月娥癡癡的看著對面,淚水禁不住流到了碗裡。她渾然不知,將摻雜著淚水的飯菜往嘴裡送。過了好一會兒。

「娘子,我吃好了。你慢慢吃,我要去繼續讀書。」

月娥說道:「相公,先休息一下再讀吧,莫累壞了身體。」

「不了,我得好好讀書,爭取早日考取功名,讓娘子過上好日子。」

月娥默默收拾碗筷,她的生活就是這樣,一一天過去。一天,月娥正在打掃院子。突然,門外傳來了敲門聲。同時一個道士的聲音傳來:「無量天尊,請問有人在家嗎?能否討碗水喝?」

月娥走過去打開門,看到一個鶴髮童顏,一副仙風道骨模樣的道士站在門口。道士開口道:「貧道玉虛子,路經此地,還望女施主給口水喝。」

月娥回道:「道長請到院中稍坐,我去給你倒碗水。你腳步要放輕些,莫要吵到我相公讀書。」玉虛子點點頭,示意明白。

玉虛子走到院中坐下,不一會,月娥端了碗水出來遞給他。玉虛子接過,道了聲謝咕嚕喝了幾口。月娥說道:「道長喝完,就趕緊離開吧,以免吵到我相公讀書。」

玉虛子喝完水,卻沒有要走的意思。盯著月娥說道:「無量天尊,施主還是放下執念,放下過去吧。你相公半年前就沒了。」

月娥聽罷,大怒道:「你胡說,我相公活得好好的,他現在就在裡面讀書呢。」玉虛子說道:「施主,人死不能復生,你莫要自欺欺人了。」

月娥最聽不得,別人說她相公死了。她拿起掃把就朝玉虛子打去,怒道:「我讓你胡說八道。」可她怎麼打,都打不到玉虛子。她的掃把朝玉虛子揮下時,只見玉虛子人影一閃,就到了她身後。

月娥累得氣喘吁吁,只得停下來休息。玉虛子勸說道:「施主,我知道你們夫妻感情深。但如今你們已經陰陽兩隔,你又何必一直活在過去呢?你這麼做不僅是在折磨自己,更是在折磨你已故的丈夫張秀。」

月娥喝道:「你個妖道莫要再說了,我才不會信你的鬼話呢。」

玉虛子聞言也不惱,繼續說道:「實不相瞞,我乃龍虎山的道士。是你丈夫張秀讓我來勸說你的,我能讓你跟你丈夫再見一面。為了這次見面,你丈夫張秀差點魂飛魄散。」

月娥驚道:「你說的是真的嗎?」

原來月娥的丈夫張秀,早在半年前就病逝了。張秀是個窮書生,兩人雖是兩情相悅,但月娥的父母不同意他們的親事。兩人是經過幾番波折,才成為夫妻的。夫妻倆感情深厚,張秀病故後,月娥一直不願接受現實。

左鄰右舍曾經勸說過她,可只要別人一說她丈夫已經死了。她就會發瘋的拿掃把打人,所以周圍的人見到她都遠遠避開,在背後稱她瘋女人。張秀死後,他的魂魄見到妻子如此模樣,心中甚為難過,同時也很擔心。

故而張秀一直沒去地府投胎,他想勸說妻子莫要活在過去。可他們已經陰陽兩隔,他說的話月娥聽不到。張秀看著月娥一天比一天憔悴,心中非常焦急難過。後來他打聽到,龍虎山有位叫玉虛子的道士,道法高深能夠讓陽間與陰間的人相見。

于是他千辛萬苦飄到龍虎山,乞求玉虛子道長幫忙,讓妻子與自己見上一面。在途中他遇到了一些為惡的魑魅魍魎,差點魂飛魄散。玉虛子被他的誠心打動,于是決定下山幫他這個忙。

晚上,玉虛子在院裡搭了個法台。只見他揮舞拂塵,嘴裡念念有詞,然後拿出一張符籙,放到蠟燭上點燃。符籙頓時化作一縷金光射向地面,須臾,金光變成了一個人,此人正是張秀。

玉虛子說道:「張秀,你只有一刻鐘的時間,有什麼話就趕緊說吧。」說完玉虛子就離開了院子,院子裡就剩夫妻二人。

張秀深情地望著月娥,說道:「娘子,你怎麼這麼傻?你可知道,我看著你一天天折磨自己,我心裡也很難過。你這樣,我怎能安心的去投胎呢?我已經不能再陪伴你了,我希望你能找一個真心對你好的人,好好過日子。只有你幸福了,我才能安心。娘子,勇敢點接受現實,人不能一直活在過去,得向前看。」

月娥哭泣道:「相公,可我忘不了你。」

張秀歎道:「哎,忘不了又能怎樣?你越是忘不了我,心裡越是苦楚,何苦呢?既然我們已經陰陽兩隔,該放下的就放下吧。把我們的那份感情放到心底,當作美好的回憶,然後敞開心扉面對新的生活吧。莫要再折磨自己了,放下放下……」

金光漸漸消失,張秀的身體漸漸模糊,最後消失在漆黑的夜空。月娥大喊道:「相公、相公、相公……」

「無量天尊」玉虛子出現在了月娥面前。勸道:「施主,莫要再活在過去的臆想中了。只有你好好過日子,你相公才能安心去投胎,這對你們兩個都好。緣聚緣散一切隨緣,隨遇而安吧。」說完飄然離去。

月娥從這一晚後,終于接受了現實。不再活在臆想中瘋瘋癲癲了,做回了一個正常人。時光荏苒,歲月如梭。三年後,月娥遇到一個善良老實的木匠。兩人喜結連理,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