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腦的奧秘:人沒了頭到底還能活多久?記憶可以被人隨意修改?

人沒了頭到底還能活多久?只剩下一個頭,還能產生意識和思想嗎?關于這個問題,活人永遠沒法給出答案,但是19世紀末的法國,卻有探索這個問題最好的時機。點贊加關注,今天咱們一探究竟。

第一部分 拉瓦錫斷頭實驗

19世紀末,法國大革命期間,革命黨人發明的斷頭台殺的人頭滾滾, 僅一年就有16594人被砍下頭顱,最快的記錄是38分鐘內,21個人被處決無痛斷頭死刑。

為了能探究人被砍頭后還能活多久,幾位瘋狂的科學家每天守在斷頭台前, 對著剛被砍下的頭顱大聲質問「能聽見我說話嗎?」,但是回應他們的只有噴射而出的血液和嘈雜的人群。

在眾多科學家中,唯有一人敢用腦袋擔保,人被砍頭后還是有意識的,這個人就是現代化學之父—— 拉瓦錫

1794年,拉瓦錫被法國人民送上了斷頭台,行刑之前他跟劊子手商量, 「等我的腦袋被砍下來,如果還有意識的話,就會通過眨眼來表示,妳看到此情此景,就幫我數一下我一共眨了多少次眼睛。」劊子手被拉瓦錫這種瘋狂且有奉獻精神的科學家行為所打動,勉強答應了這個請求。在拉瓦錫人頭落地之后,劊子手驚奇的發現他 眨眼了11次,大約花費了30秒的時間。

關于這樣的實驗結果,科學家普遍認為,當腦袋離開了身體,大腦會瞬間缺血缺氧,但是殘留的血液和氧氣還能讓意識存在幾秒到幾十秒的時間,前提是砍頭必須一刀兩斷,但實際情況并沒有那麼簡單。就算是經驗豐富的劊子手,使用特別鋒利的斧頭,也沒辦法把一個人的頭顱完整的切下來。 弗朗西斯在她的《人類砍頭小史》中指出,即便是脖子纖細的蘇格蘭女王瑪麗一世,被砍頭時都需要行刑者大力揮刀三次,才能讓腦袋掉進籃子中。

由于法國大革命期間被砍掉腦袋的人太多,所以仍然有人說自己親眼目睹過被砍下的頭顱還能做出回應。比如1793年,當行刑者舉起夏洛特剛被砍下的頭顱向周圍人展示時,人們看到她的表情由驚恐逐漸變得憤怒。後來還有一名男子,在身首異處15分鐘以后,仍然能轉動眼球,把目光看向行刑的人,他甚至想開口說話,但沒人敢上前聽清他在說什麼。

這樣的傳聞有很多,但大都是人們口耳相傳,并沒有關鍵證據,比如錄像或照片什麼的,所以可信度并不高。不過科學家們又在研究, 大腦真的是意識的載體嗎?人的意識到底存在于哪里呢?

人類的腦子里80%都是水,其余都是脂肪和蛋白質,就是這三種最普通的組成物質,給人體帶來了思考、認知、審美等多重感受,妳對這個世界所感知的一切,都來自一個從沒有接觸過這個世界的器官,一個只鑲嵌于頭蓋骨里的大腦。

第二部分 大腦在欺騙妳

我們經常在讀書或者處理難題時吐槽一句,「腦子快不夠用了」,可實際上這是一種錯誤的表達。為什麼現代計算機科學的尖端領域被叫做 類腦科學?這正是因為人類的大腦尚未被開發的部分遠遠超出我們的想象。

人類的大腦同時擁有 儲存、分配和執行等多種功能,如果把大腦粗略的比作計算機硬盤,那 大腦中的神經元大約有上千億個,能儲存大約7萬億個G的信息,而目前手機的最大運行內存,也不過12G,很顯然我們的大腦還有很多內存空間。這也是為什麼腦子只占到體重的2%,卻要消耗人體20%的能量。

妳的大腦其實一直在欺騙妳。光粒子本身沒有顏色,但通過視網膜接受信號,再經過大腦處理以后,就有了現實世界里的五顏六色。聲波并沒有聲音,只是通過耳膜震動傳回大腦以后,我們才能對各種「聲音」做出回應,同樣,氣味分子本身也沒有任何氣味,只是通過鼻子傳遞到大腦以后,我們才能有嗅覺的直接感受。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所感受到的世界并不是它的原貌,只是外界信息經過大腦處理以后,所呈現給我們的世界。除了感官上被欺騙,大腦還經常在我們的記憶上動手腳。

妳是不是有時候猛然發現,眼前經歷的一切好像似曾相識,或者明明兩個人共同完成了一項工作,過了一段時間對這件事的記憶卻產生了分歧,他說他明明沒有做,妳卻記得他一定是做過了。

心理學家就做過實驗,可以通過有效的心理暗示去篡改一個人的記憶,比如前段時間上映的《誰是兇手》,主人公正是利用自己心理醫生的特殊身份,通過潛移默化的心理暗示,把毫不相干的病人洗腦成了案件的真兇。這種情況并不是只在影視劇中才會出現。

被隨意篡改的記憶,被大腦支配的意識,妳記憶中的故事是否真的存在呢?

第三部分 被篡改的記憶

美國一位心理學家做過實驗,他讓測試者們觀察一些兒時的照片,成功讓他們回憶起了小時候的一些場景和故事,甚至連細節都能描述出來, 事實上這些兒時的照片都是網上下載的,測試者并沒有真正到過這些地方,兒時的記憶更是無稽之談,那他們描述的細節又是從何談起呢?

還有一個例子就是,美國遭受911恐怖襲擊時,一位大學教授立馬找來700個學生,詢問他們恐怖襲擊時都在做什麼,和誰在一起,并把他們的經歷如實記錄下來。

一年之后再次聯系到之前的受訪者,再次詢問他們恐怖襲擊時在哪里,做過什麼,得到的答案卻是,有一半的人描述的地點和經歷和一年前完全不同。或許是時間一長,記憶被打亂了順序重新安置,導致我們無法準確描述那一時間段到底經歷了什麼。所以教授認為, 我們的記憶就像百度詞條一樣可以被修改,而且是可以被任何人隨意修改,大腦甚至不需要經過本人的同意,就給我們安插了一段原本不屬于自己的記憶。許多年前看到的印象深刻的電影橋段,多年以后也可能誤以為是自己親身經歷的一些事。

不知道隊員們有沒有這樣的經歷,我們實際做一些事情的時候明明是第一視角,但回憶這件事卻成了第三視角,甚至能清楚的看到「自己」在那一刻做了什麼,有什麼樣的表情動作。關于這個問題,有一位神經科的醫生做過解釋。

記憶,就是 人腦對于信息編碼、存儲,再提取的一個過程。根據記憶的感知視角,又可以被分成場景記憶和觀察者視角記憶。對于那些平淡無奇的小事,我們通常會有直觀具體的感受,回憶起來就是第一視角提取的記憶。但一些模糊不清的片段,尤其是加了別人的描述,大腦就會對這段記憶進行場景整合,我們能在這段大腦合成的場景中看到自己的背影、動作或者表情。那些創傷后應激綜合征的患者在回憶過去時,往往就是觀察者視角。

關于人腦,我們擁有卻不能完全掌握其中的奧秘,不知道隊員們還有哪些神奇的經歷,歡迎在評論區點贊留言,咱們下期不見不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