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婚房被「9個陌生人」偷住4個月,變集體宿舍「垃圾場」,報警維權時反遭回懟:你吃飽撐的

2021年5月22日,余先生遇見了煩心事。

4年前,父母用半生積蓄給他買了一套婚房,還花了幾十萬裝修。

之后余先生把房子擱置起來,孤身外出打拼。

深夜,表哥卻一通電話告訴他, 無人的房子里亮起了燈!

余先生以為是遭了賊,所以趕緊報警。

涉事人員

警察打開房門,傻眼了。

里頭不是什麼悍匪,而是 8男1女共9個稚氣未脫的中學生。

他們顯然在這里住了很久了,屋子里的外賣盒、飲料瓶堆了一地,床頭柜上有大團用過的 衛生紙,旁邊還有帶著污穢的計生用品。

余先生氣壞了,他調取了監控,發現僅半個月內,就有十來個不同的人從自己家進進出出。

這幫小年輕呼朋喚友,輪番入住,儼然是把這里當 免費的集體宿舍了。

臟亂的臥室

余先生很奇怪, 他們怎麼會有房間的鑰匙呢?

進一步調查后,他終于發現了罪魁禍首——一個自己非常信任的人!

為了尋求正義,余先生在自己的社交賬號上公開了真相,并向司法和媒體尋求幫助。

而始作俑者卻不以為然,當著記者的面指責道: 「你這是吃飽撐的」。

聽到這話,本就煩躁的余先生憤怒至極。

那麼,這個口出狂言的人和余先生究竟是什麼關系?

這些人是如何侵占余先生房子的?

余先生在維權之后又得到了怎樣的結局?

憤怒的余先生

空房深夜亮起了燈

兒大當婚,女大當嫁,南陽的余先生歲數不小了,但還沒有找到對象,父母漸漸開始為他的婚事發愁。

他們知道,現在姑娘嫁人很看重男方家室,有房子的基本都是搶手貨。

余父操勞一輩子,攢下了點錢,便一口氣拿出來,給兒子在 買了套房。

2020年10月,經過裝修,余先生的婚房打理妥善了。

皮沙發、木地板,白墻壁,每一樣器材都是最高規格。

看到眼前的景象,余先生露出了微笑。

由于工作原因,他離開了老家。

臨走前還心想: 反正房子也不會被偷走,就鎖好門窗放在這吧,等結婚時再住。

余先生介紹經過

不料2021年5月22日深夜,來自表哥的一通電話讓余先生陷入抓狂。

那天,小李(表哥的化名)外出辦事,回家時恰好路過余先生的家。

他往樓上一看,發現 窗戶里的燈居然是亮的,里頭還有人影迅速竄動,就跟蹦迪一樣。

小李還以為看錯了,畢竟余先生身在廣東,這間房子不可能有人住,就算他托人在里邊辦點事,也不至于搞得群魔亂舞啊。

他揉了揉眼睛,細致地數了一下樓層,發現沒有錯,21樓亮燈的位置就是余先生的房間!

小李心想:「現在是法制社會,總不可能有人非法入室吧?小余肯定從廣東回來了」

他馬上掏出手機給余先生打了電話,張口就說: 「小余啊,你來家了都不跟表哥說一聲?關系遠了啊。」

余先生笑了:「哥你開什麼玩笑,我擱這加班呢,哪有時間回家?」

余先生的樓房

小李問:「那你叫其他人去家沒?」

余先生道:「這你問我爸媽吧,他們不是成天在家待著嗎?」

「不是, 我說的是你的婚房,我見里邊有好多人,是不是你請進去的?」

這麼一講,余先生也是摸不清頭腦,因為表哥平時喜歡開玩笑,他懷疑這是在整蠱。

正巧,余先生有個朋友住在小區,他托朋友到到家附近查看。

朋友也是非常負責,不光在樓下拍了照片,還爬上二十一樓,通過陽臺的落地窗看了屋里的情況。

這一看,連朋友也震驚了。

客廳里有 多個人影,都是十來歲的小伙子,有兩人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其他幾個似乎在臥室里打游戲,時不時地還會大聲說話。

屋里的年輕人

余先生陷入了深思,難道家里為了收租金,把小孩安排進去住了?他懷著沉重的心情給父親打了一個電話。

父親也覺得奇怪: 「我們怎麼可能動婚房嘛,這鑰匙也就給了你二姑一把,她也不可能整那麼多小孩進去啊。」

余先生一想到自己的房子被人侵占了,坐立難安。

他又給二姑打電話,二姑也很茫然,說自己從沒外借過鑰匙,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他又打電話問了二姑父,二姑父也是同樣的態度,這兩人都不像是在說謊。

余先生徹底慌了, 這些人究竟是從哪來的?難不成是逃犯?他們在里邊做什麼?會不會是制毒?這些想法讓他越來越怕。

凌亂的環境

這時,朋友重新聯系回來,自告奮勇想敲門詢問,但余先生馬上拒絕了,他認為,屋內人員身份不明,讓朋友鋌而走險可能要出事,正確的做法是直接報警。

他委托二姑父帶人到小區附近,等警察到了便一起上去。

很快人員集結完畢,一群人謹慎地蹲在屋門口,為首的警察先觀察了一會,隨后敲響了房門,盡管客廳就響著電視的聲音,但還是過了好一會才有人回應。

房門打開的一瞬間, 屋外人員一擁而入,瞬間控制了現場。

眼前的景象讓大家驚呆了。

與其說這是一間屋子,不如說是一處有現代氣息的 垃圾場。

屋子里充斥著快遞盒、飲料瓶等物品。

電飯煲

木質地面上泥濘不堪,塑料袋、檳榔核和煙頭等遍地都是。

諸如喝了半瓶的啤9、沒吃完的飯菜更是隨處可見。

最讓人震驚的是,原本 嶄新的沙發被坐的變了型,坐墊和靠背均有明顯的污漬,連臥室的婚床也被搞的烏煙瘴氣的, 地面,床縫里塞滿了沾染不明液體的衛生紙,床頭柜上還有一堆用過的避*套。

在警察的呵令下,屋子的人排成一隊站好。

8男1女,都是中學生模樣的小青年。

收到現場的照片后,余先生表示從沒見過這些人,更沒有允許他們進自己的房子。

他氣*噴涌,當即訂了回家的高鐵票,就要把事情搞個水落石出。

破損的地板

失竊的鑰匙

警察發現,房門一切正常,門鎖并沒有被毀的跡象。

也就是說, 這些孩子并不是用撬鎖的方式進來的,而是正兒八經拿鑰匙開門的。

那麼問題來了, 他們哪來的鑰匙呢?

余先生只把房間鑰匙給了二姑一家,因為他們家住得比較近,這樣的話方便管理。

難道是二姑偷偷把房子租了出去,然后假裝不知道?

在警察的審問下,為首的青年向大家說出了事情的真相。

原來,他們會出現在這里,都是一個朋友的功勞。

這個朋友正是余先生二姑家的兒子小張(化名)。

小張是一個高中生,他成績一般,最大的愛好就是玩。

由于跟國中的同學關系比較好,雖然大家不在一個學校了,但也會時常聚聚。

有次,小張接受邀請,跟一群國中朋友出來吃飯。

酒足飯飽后,一群人醉醺醺的,也不知道該去哪兒。

小張自豪地說: 「去我那兒吧,我有一套房子!」

一個朋友說:「別吧,你爸媽不是都在家嗎?多尷尬。」

小張反駁道:「誰說讓你去我爸的房子了, 我說的是我的房子!」

一伙人的眼睛都亮了,沒想到,這個小張居然已經有了自己的房子,真是讓人羨慕。

小張自然是非常得意,覺得很有面子。

其實,他之所以夸下海口是有原因的。

小張拿鑰匙帶朋友去玩

這些國中朋友多半都不上學了,在社會上混了一段時間,顯得特別 「成熟」。

見他們 抱著女朋友,行為放蕩的樣子,小張心里感覺格格不入。

為什麼只有自己還是稚嫩的樣子呢?別人會不會看不起自己?

總之就是不自信了。

他對朋友們的反應非常滿意,覺得自己還是這個集體的人。

之后,小張叫朋友們先等著,自己回了家,說是要拿新房鑰匙。

這個鑰匙就是余先生交給二姑保管的,小張特別留意過位置,為的就是防止有這麼一天。

拿到鑰匙后,小張風風光光地帶著一群人進了新房。

房子原本的樣子

雪白的墻壁,高級的地板,整潔的沙發,巨大的電視,這讓年輕人們驚呆了。

「沒看出來啊小張,這麼厲害!」

「唉,你家真有錢,好羨慕啊!」

夸贊和艷羨聲絡繹不絕,小張在崇拜的目光中沉醉了。

「大家該吃吃,該玩玩!把這里當自己家!」

隨著小張的發令,一群人歡呼起來,大家馬上占領了房子的各處,有的人靠在椅子上點燃香煙,有的人鞋都沒脫,粗暴的躺在沙發上,還有的男女抱在一起,纏綿著走向臥室......

小張也在幸福中入睡了,做夢都是受人敬仰的場景。

第二天下午,朋友們都相繼離開, 小張把屋子稍微打掃了一下,想著事情就告一段落了,之后再把鑰匙放回原處,事情不會被任何人發現。

不料,過了幾天,男孩小吳(化名,小張的一個朋友)又回到了余先生的房子,他拿著鑰匙,賊兮兮的打開了房門,之后還招呼自己的朋友們進屋。

這個鑰匙又是從哪來的呢?

原來,那天小吳在去過小張的房子以后,便愛上了那里。

他家里的條件并不好,不可能讓父母給自己也買一棟,于是便打起了偷房子的主意。

小吳心想: 既然是小張的房子,那我用一用也沒什麼啊,我還能把它住壞?就算到時候被發現了,總不能去告我吧?

于是,小吳趁小張睡著后, 悄悄摸走了他的鑰匙,到外邊配了一副,之后便呼朋喚友,把這里當成了秘密基地。

余先生憤怒維權

看見雜亂的房子,余先生憤怒極了,但他馬上又感到悔恨,因為其實從幾個月前,房子被侵占一事就有跡象了。

半個月前,他在手機上收到了 一條水電欠費的通知,余先生十分奇怪,之前自己往卡上交了900塊錢,這家里又沒住人,難道是自己出門時忘記關閘門了?

他倒也沒太在意,無非是幾百塊錢,補上就行了,不值得專門跑一趟。

可他卻不知道,這時那群入侵者已經在他家住了快四個月了,他的婚房淪為免費的集體宿舍,被糟蹋的不像樣。

光當天晚上,進出家門的人就有十多人,曾經到過這里的人更是數不勝數。

水電情況

得知真相后,余先生在社交賬號上曝光了事件,同時還報了警,要求嚴查這群嫌疑人。

但因為多方阻撓,他等了一個多月也沒得到想要的結果,最終無奈聯系了 記者。

當他和小莉一同找到二姑時,她的態度卻讓人寒心不已。

「你憑什麼質問我,你是吃飽了撐的!」

說完這句話后,二姑騎著電動車揚長而去。

記者問話二姑的兒子小張,小張承認之前帶過一群朋友到房子里玩,但表示對之后有人偷配鑰匙的行為并不知情。

當被問到事發當天那9名青年時,小張直接反問一句: 「你們能一下午找到9個人嗎?」

小莉問:「為什麼不能找到?」

小張答:「如果他們有的人已經不在南陽呢?」

小莉回問:「那看來你對他們很清楚嘛,連他們不在南陽都知道,中間有聯系吧?」

小張知道說漏嘴了,忙改口: 「不知道不知道,我們沒聯系過。」

余先生找到了涉案人員的親人,一個母親表示:「孩子的確犯錯了,我們愿意承擔責任。」

余先生感慨的說: 「如果所有家長都這麼明事理,事情很快就會得到解決。」顯然經歷了這麼多事之后,他已經心累了。

余先生感嘆

好在經過記者的調節,已經有 7名家長表示愿意賠償,警方開局了行政處罰單, 有4個人因涉嫌私闖民宅將被處罰,因為其中三人是未成年人,最終只有一名被執行行拘。

截至現在,事情總算是告一段落了,但 余先生心中的陰影恐怕會伴隨他一生。

父母花了半輩子心血給自己買來的婚房,結果被幾個素不相識的壞蛋糟蹋了,這著實是讓人惋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