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辭職后傾家蕩產「花2200多萬」在虎峰山修別墅,240坪卻只設7間房,喝山泉水,自己種菜釣魚,堅持不通車

從明天起

做一個幸福的人

喂馬,劈柴,周游世界

從明天起,

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這是我讀過最美的詩。

給自己放一個長假,在靠海的小鎮,或是遼闊的草原,或是樹木茂盛的山林,尋一個不會被任何人打擾的空間,放下手機和電腦,遠離塵囂和忙碌,過一段只屬于自己的時光。

距 市區半小時車程的虎峰山,被當地人稱作「 小九寨」。在這個與世隔絕的地方,有一家四口在這里開了一間民宿,過著與世隔絕的隱居生活。

把車停在公路旁,沿著一條陡峭的山路步行15分鐘左右,穿過被茂密的松樹遮蔽得幾乎看不見太陽的石板路,才終于到達寺下山隱。

白墻配土墻、灰瓦配落地窗,竹桿圍起來的菜圃里,院子里時不時還有狗吠聲傳來,我才真正明白,這里為什麼要叫作「山隱」。

隨手拉響入口那個懸空的隔山鈴,「叮……」,一個笑容甜甜的姑娘走了出來,身后跟著她收養的流浪狗——臘八。

對菜菜的第一印象,是個說話很輕的 姑娘。

大概因為從小生活在山城 ,她從小就很喜歡人文地理。上大學沒有選到喜歡的專業,卻在對畢業之后如愿成為了一名旅游雜志編輯。

做了6年編輯的工作,父母也終于迎來了退休的年紀。為了給予父母更多的陪伴,她于2016年中旬,她在父母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毅然裸辭,決定尋找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開一間民宿,帶著父母在此度過余生。

跑遍了重慶大大小小的山頭,終于在大半年之后,發現了這個山頭。

虎峰寺靠著懸崖邊,修建于北宋年間,石梯是進入廟里的唯一通道。雖然是重慶本地人,她也從未聽說 還有一座這樣歷史悠久的寺廟。

沿著附近散步,又在虎峰寺旁邊的山谷里發現了一個破敗、荒廢的老房子。

四面被樹環繞,仿佛與世隔絕一般,除了小鳥的叫聲,便聽不見其他的聲音。她對這里一見傾心,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才說服了這里的主人把房子租給她。

請來設計師田琦,耗時三年,花費2200多萬,才終于把這里變成了現在的寺下山隱。

沒有合伙人、投資人,這2200多萬是菜菜一家的全部家當。父母的積蓄、她和丈夫的積蓄、抵押了市中心的房子的貸款依舊不夠,他們就借錢,才終于把裝修民宿的錢湊齊。

可是光有錢還不夠,這里是山路,不通車,就連人上來都困難,更別說運輸材料了。

但是別看菜菜被叫作菜菜,又是個弱女子,但她可一點都不菜。每每遇到困難,她總是一句「想辦法就是」。

公路無法直達,她就和工人們一起搬運玻璃、家具。 有的大型材料搬運起來比較困難,她就直接在山林中辟出一條百米滑道,艱難地運送材料。

沒有任何建筑、設計、裝修經驗的她,整整兩年,從早到晚待在這個人煙稀少的山谷,與那些她之前從不與之打交道的農民、包工頭打交道。

兩年的時間里, 她常在工地和工人們一道席地而臥,在窩棚中躲風避雨。

很難想象,一個熱愛藝術、衣著文藝,時常出沒于各類畫展上的女子,挽著褲腳,蓬頭垢面地在田地間穿梭。

因為幾乎沒有手機信號,她直到今天仍常習慣性「失聯」。家人的擔心,人事的復雜,也曾讓菜菜打退堂鼓。但對初心的堅守,讓她屢屢從疲憊中走出。

這個寂靜的山谷,也因她而變得熱鬧起來。

這個柔弱的姑娘除了參與營建之外,還徹底變身成為手工匠人。

為了和朋友們徹夜長談,不遠千里從老家運回一批古董一般的木椅和烤火盤;為了有個特別的插花瓶,把快銹蝕的中藥爐撿回來處理干凈后插上了鮮花。

還有廢棄的炮彈殼、土家族的床框、舊時的行李箱……太多老物件,經她手,獲得重生。

看到樸實的老木箱和由老家具改造而來的油畫架,或者麻繩編織的餐墊、笤帚變身裝置藝術品,你不得不被這匠心打動,并樂于沉醉其中。

她一路上跟我說笑著帶我走進民宿,看著這間由黃土墻轉變而來的民宿 ,你很難想象這個看起來柔弱的女子在過去兩年的時間里是如何親手把它搭建起來的。

房子的建筑面積有240坪,卻只有7間客房。

她把大量的空間都留給了公共區域,一樓多被用作公共藝術和主體聚會的場所:分別被命名為為揺蘆唄、聽竹吧、兜楓嘍、踏松咯的餐廳、茶室、展廳和書吧。

二樓以上才是客房,根據各自的主題分為「祡聽琴」「醬吟詩」「米下棋」「酒行書」等7間客房。

上樓梯拐角處的房間留給家人居住,朝向最好的房間都是留給客人的。

每一件客房都很大,還設計了很可以互動的地方,比如供人聊天的茶台,有的房間里甚至還有室內秋千。

下午時分,擺上一壺好茶,和三五好友坐在這里聊著天,等到太陽下山,便走到陽台向郁郁蔥蔥的山林望去,這時,夏日的熱氣已經逐漸退去,看著眼前的綠色的山林,整個人也變得涼爽起來。

站得累了就去秋千上坐一會兒,感受風從耳朵旁邊吹過,空氣中還帶著一縷茶香。

等到夜幕降臨,星星都竄出來開始閃爍,周圍的蛐蛐兒也開始嘰嘰喳喳叫起來,就像音樂一般,伴隨著這些聲音入睡。第二天清晨,當太陽升起,第一縷陽光透過落地窗照進室內,神清氣爽的一天就又開始了。

當然,天色漸晚,吃晚飯的時間也到了。在其父母的催促下,我們才結束聊天,一起下樓去吃飯。

菜菜的老公是土家族,所以他們會常常做一些特色的土家族菜品給客人食用。這對沒有吃過少數民族餐食的我來說,可是一件新鮮事。看起來簡單的食材,全都是菜菜的父母在附近的田地里親手種植的,沒有任何的添加。

絕對是純天然的食物,保留了食材最真實的味道。大概是因為這里的食用水都是山泉水吧,我竟覺得這樣的水做出來的飯格外香甜,我這個最近還在減肥中的人竟然也跟著吃了好幾碗飯。

晚飯后 ,菜菜總喜歡出去走一走。于是 我也有幸能同她一起在附近的堰塘邊逛逛。

一池薄水,倒映群峰,你望著群山,群山也看著你。石徑旁的小花,給這夏日又添了幾分顏色。

解甲歸田,照看著這幾畝田園。看過千帆,內心依舊向往歸園。

劈柴生火,采摘蔬菜,就著虎峰山的山泉水,做一頓鄉野大餐;累了,就爬上露台,泡一壺茶,翻一本閑書,感受時間的緩慢流逝。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