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童的沒落:13歲上大學,20歲被勸退,母親咒罵:妳怎麼不去死

4歲上學,13歲考上省重點大學,17歲獲中科院碩本連讀資格,被媒體譽為「天才神童」。本應人生的高光時刻,又因何跌落神壇,最終回歸平淡?

這是一個令人扼腕嘆息的故事。

呱呱墜地

1983年6月17日,湖南華容縣一個普通的人家里,有男嬰呱呱墜地了。這是一戶略顯貧困窘迫的家庭。父親魏炳南因參加抗美援朝負傷而多年癱瘓在床,母親是縣里百貨公司的工人。出于對平安健康的美好向往,母親曾學梅給孩子取名為魏永康。

出于「知識改變命運」的質樸理念,僅有國中文化的曾學梅,在小永康剛開始呀呀學語的時候,便開始對他的教育:教兒子識漢字,讀唐詩。于是,在別的孩子還只會模糊的喊著「爸爸」、「媽媽」的時候,永康的小嘴里吟出的卻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了。

初露鋒芒

孩子的成長是很快的,只不過幾年時間,到永康3歲時,媽媽曾學梅已經無法繼續教授兒子新的知識了。如果生活如此繼續下去,也許永康會平平淡淡的度過一生。但就在他6歲那年, 一個偶然的事件,徹底改變了他的生活軌跡。

由于永康爸爸常年癱瘓在床,曾學梅只能把兒子帶到工作單位照顧。一天,由于曾學梅有臨時任務,便將永康托付給同事照料。等她回來時,發現幾個同事正圍著小永康,說的不亦樂乎。

原來,同事照顧永康的時候,逗著小永康玩。她拿出一把花生米,笑著對小永康說:「小家伙,妳會寫字不?妳寫一個字,我給妳一粒花生米。」結果,小永康在大家的注目下,一連寫下幾十個漢字,讓在場的所有人驚嘆不已。

80年代中、末期,正是國家急需人才,不斷縮短人才培養周期的時候,各種「神童」,大學「少年班」方興未艾。大家驚嘆之余,一個同事把曾學梅拉到一旁,悄悄對她說:「我看小永康搞不好也是個神童,可千萬不要浪費了他的天賦。不行妳找個學校讓老師們看看?」

正是「一語點醒夢中人」。曾學梅正在為自己無法繼續培養小永康苦惱,同事的一番話正說中她的心坎。

于是,曾學梅帶著永康找到當地小學,和老師們介紹了小永康的情況。一番測試下來,小永康的成績令見多識廣的老師們也異常驚訝,對這個神童刮目相看。于是, 魏永康被破格錄取,進入小學二年級讀書。

上學后,魏永康更是如魚得水。讀完小學二年級后,在老師的建議下,直接跳級到了六年級。

在隨后的中考上, 8歲的魏永康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華容縣重點中學。

高光時刻

魏永康一連串的「神操作」,在當地出了名。華容各界媒體也以「天才神童」的稱號,報道了魏永康的事跡。「在華容縣城,可能有人不知道縣委書記的名字,但魏永康在我們這里絕對是家喻戶曉。」一位華容本地人如是說。

在魏永康家的墻上,看到的是滿墻貼滿的各種獎狀。每當看到這些獎狀,和面對媒體記者閃光燈的時候,曾學梅終于覺得多年的辛苦沒有白費。她暗自決定,繼續把永康照顧好,讓他專心讀書,不辜負「天才神童」的名號。

「天才神童」也沒有辜負母親和社會的期望, 在魏永康13歲的時候,以總分602分的成績被湖南省湘潭大學物理系錄取

為表達對這位「天才神童」的重視,在他報道的時候,學校還專門為他拉了一則橫幅,「熱烈歡迎‘神童’魏永康進入湘潭大學物理系學習!祝妳學業有成!前程似錦!」

鑒于入學時魏永康年齡較小, 湘潭大學特意為他單獨安排了一間宿舍。

于是,曾學梅得以繼續照顧兒子。她在湘潭大學找了一份保潔工作,繼續陪伴魏永康的漫漫求學之路。

于是,在那些年的湘潭大學里,經常會看到一個奇景:一個中年母親,帶著一個國中年紀的兒子,來回奔走在校園的道路上。

兒子上了大學后,曾學梅更是一絲不敢松懈, 她包攬了兒子除看書學習以外的所有事務。

餓了,曾學梅端著飯喂他吃,渴了給他倒水,衣服也是曾學梅幫他洗,甚至連床鋪也由母親曾學梅幫他鋪好。她把兒子的生活整理的井井有條,而魏永康所要做的,就是讀書。

在湘潭大學里,也有不少老師對此頗有微詞。魏永康的一位任課教師,就曾經找到曾學梅,勸她說:「妳的兒子只要學習好就行了嗎?十幾歲的孩子,也應該逐漸讓他學會自己獨立的生活,否則,將來他步入社會怎麼辦?。」

但曾學梅想了想后,堅定地回答:「只有讀書才有出息,別的沒啥用。」

在曾學梅的悉心「伴讀」下,魏永康17歲那年,終于迎來了人生的高光時刻:他收到了多少莘莘學子夢寐以求的 中科院碩博連讀研究生錄取通知。

夢碎中科

面對人生的高光時刻。曾學梅有欣喜也有擔憂。欣喜的是,兒子已近乎功成名就,擔憂的是,17年來,魏永康一直是在自己的羽翼下,一旦千里求學,能否照顧好自己。

但最終,隨著報到時間的來臨,魏永康還是第一次離開家,到千里之外的北京繼續學習。

臨走時,曾學梅為兒子準備好了一切她所能想到的,并叮囑魏永康努力學習,完成學業,同時照顧好自己。

兒子走后,一直沒有音訊。曾學梅才想起忘了跟兒子說經常打電話回家。隨著日子平靜的過去,她已經習慣了永康異地求學的分離時,2003年7月,曾學梅卻突然接到了中科院的電話。電話里要求她馬上到北京,卻沒有提什麼事情。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曾學梅上了火車,來到北京中科院。在中科院院辦, 擺到她面前的,卻是一紙魏永康的勸退通知書。

望著曾學梅驚訝的神情,負責接待她的工作人員搖著頭,將她帶到了魏永康的宿舍。一進門,曾學梅大吃一驚:

她眼前的宿舍,像一個「垃圾場」,臟衣服堆滿了床,被子沒有疊,床單臟的已經看不出原來的顏色;地上、桌上到處都是紙屑、未洗的餐具,其間胡亂堆放著各種書本和學習用具。

她的兒子魏永康,頭髮蓬亂,穿著灰撲撲的衣服,正若無其事地坐在這堆」垃圾」里看書。

看著闊別多年卻形同乞丐的兒子,曾學梅感到一陣陣痛心。

而接下來工作人員的話,更讓她感到震驚。

工作人員告訴她,之所以對魏永康勸退,主要是因為 他生活不能自理,也無法和同學、老師們正常的溝通接觸。

魏永康的生活方式,是隨時拿著一本書,坐著看,走路看。別人問他什麼,他一律回答「不知道」,或者干脆不搭理。

和魏永康同宿舍的室友也紛紛向學校抱怨,魏永康不會獨自吃飯、穿衣、洗澡,宿舍臟亂從來不管。

「我們培養的,是全面發展,人格健全的人才,而不是只能讀書的空架子。」最后,工作人員告訴她。

曾學梅一時生氣,竟脫口而出:「妳這麼不爭氣,妳怎麼不去死啊」。

回歸之路

然而再生氣也沒用,面對無法挽回的結果,曾學梅只能帶著兒子魏永康離開了北京,回到家鄉華容。

很快,「天才神童」被中科院勸退的消息,在小城里不脛而走。當地媒體也紛紛以「揠苗助長」為主題,報道了這一消息。

從高光時刻到低谷,曾學梅渡過了一生中最難熬的一段時光。

回到老家,曾學梅覺得沒臉見人,出個門都要戴個圍巾或帽子,避開熟人走,就怕別人問起自己兒子的情況。

魏永康回家后,家里原來滿墻的獎狀不見了。代之而來的,是曾學梅心情激蕩時寫下的打油詩:「好苗錯移栽,未成棟梁材,土地貧缺肥,園丁無能耐,已將好苗誤,疾首痛心懷」。

在煎熬與反思的過程中,曾學梅也曾這麼想: 「如果我不是這麼照顧他,他也不會連自己生活都成難題,是我害了他,都是我的錯。」

回到家里的魏永康也倍感「壓力」, 經常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里,每天除了看書就是玩電腦,不與其他人交往。

經歷了兒子高光時刻的隕落后,湘潭大學老師的勸告,和中科院工作人員的話,再一次回響在曾學梅的耳邊。的確,一個連生活都不能自理的人,又怎麼能指望他成為棟梁之才。

曾學梅決定, 從頭開始,培養兒子魏永康獨立生活的能力,讓他適當的做家務,同時鼓勵他找以前的同學去玩,去交流溝通。

當地政府在魏永康回到家鄉后,也關注到「天才神童」的現狀。經政府領導研究, 聘請魏永康到華容縣人大工作。按照縣人大工作人員的說法:要他來是讓他多接觸人,鍛煉他的社交能力,讓他盡早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一些好心人也在關注魏永康的近況,并盡力幫助他改變現狀。魏永康曾經的小學老師張錦平,在他回鄉時已經調到長沙工作。聽說了魏永康的情況后,和曾學梅商量,讓魏永康到長沙找自己。

「但是,我沒有告訴他怎麼來長沙,而是留下一個電話號碼,讓他來長沙找我。」張錦平說,她就是要用這種方法鍛煉魏永康的獨立性。

魏永康來到長沙后,住在張錦平家。

前幾天,張錦平用激勵的方式,天天夸獎魏永康學習認真努力,讓他樹立信心。

幾天以后,張錦平與魏永康進行了一次深入的交流。她教育魏永康說,男子漢應該勇于表達自己,不能總說「不知道」,即使真的不知道,也要用婉轉的方式表達。

在這次談話以后,魏永康便很少直截了當地說「不知道」了。

隨后,張錦平又告訴他,與大家一起吃飯時,要記得與大家打招呼,體現個人的熱情。

為了改變魏永康書不離手的習慣,張錦平給魏永康定下計劃,每天只看一個小時的教科書籍,其余時間,去學習做家務,或者與其他的人聊天溝通。

在張錦平的不斷教導下,魏永康逐漸學會了與人打交道的基本禮節,恢復了與人交流溝通的正常能力。

平淡生活

在家人,朋友和社會共同的幫助下,昔日生活不能自理的「天才神童」逐漸找回了正確的生活方向。

2005年,在了解了魏永康的情況后,上海一家航天研究機構邀請他去上班。

在上海工作期間,魏永康遇到了他的一生摯愛—— 付碧

隨后,由于付碧大學畢業到深圳工作。魏永康便辭掉了在上海的工作,一路追到深圳,在深圳找了份工作。他的不懈努力終于獲得付碧的芳心, 他們終于攜手走進婚姻的殿堂,并在婚后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

鑒于自己的經歷,魏永康對女兒采取了自由發展的教育方式。他曾經和妻子付碧說,他不忍心讓自己經歷過的事情再發生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隨著時間的推移, 「天才神童」魏永康已經消失在人們的視野,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平凡人魏永康。

2021年11月17日,魏永康因為疾病去世,走完了他充滿離奇色彩,跌宕起伏的人生。

后記

一個「天才神童」,因為家庭教育的原因,導致生活不能自理,最終跌下了神壇,回歸平淡。魏永康的故事,令人扼腕嘆息。

魏永康的故事結束了,但「魏永康們」的故事,依舊天天在我們的身邊上演,只是這「魏永康們」身上少了魏永康「天才神童」的光環而已。還有多少家長,抱著「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理念,教育自己的孩子「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

又有多少家長和曾學梅一樣,堅定地認為「只有讀書才有出息,別的沒啥用」,從而忽略了孩子獨立生活能力的均衡培養的?

「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家長們,從魏永康的故事中警醒吧,別讓溺愛,錯愛,影響了孩子的一生。


用戶評論